“将快乐融于作品”——中村开己与他的纸机关世界

【摘要】纸模型,是一种“以纸作为主要材料的组合模型”,常作为“消闲物品”为大众所知。本文从构建原理、情感价值等角度,通过分析研究日本纸模型艺术家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与其中的“纸机关”结构,由其对人生理的影响与对人心理的作用两个角度,分析其纸模型艺术中形象、色彩等的巧妙设计及特点。并在此基础上稍作拓展,探究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的可应用范围,展望传统纸艺的未来发展。
【关键词】中村开己;纸艺;纸模型;纸机关


1 背景

纸艺历史悠久,从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尼罗河流域的纸莎草薄片,至中国西汉时期的植物纤维“纸”,到明确意义上的东汉蔡伦造纸术发明的纸,源远流长,生生不息。[1]玩纸艺术的源头,可追溯到西汉中期。当时中国人以植物纤维造出了纸,并将其用于制作纸风筝、纸飞机等方面,开启了玩纸的艺术。到了隋炀帝大业六年(610年),高句丽高僧昙征将造纸术传到日本。接下来的几个时代,手工折纸慢慢从各个方面渗透进日本文化,开始被人们所熟悉。在中国的宋朝时期,日本武士们便流行交换纸花来代表友谊,将清酒上装饰象征新娘新郎的雌雄纸蝴蝶为新人送去祝福,茶道硕士通过特别的折纸手法将文凭折叠,一旦打开后除非新添折痕否则不能折回去具有保密的作用。[2]纸艺术在日本就此发展、繁荣起来。之后,玩纸的艺术在意大利、法国等地都有所发展。

直到1914年至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真正意义上的纸模型问世。由于在这战争时期唯独纸张未有短缺的情况,市面上发行的杂志大多在插页部分使用硬卡纸,这便使得纸模型套件成为最常见的杂志附赠品,并且在市面上广泛流传。但当时的纸模型题材多为建筑与外形规则的机器,制作方法类似于“粘纸盒”,设计简陋。到了20世纪30年代,玩具生产商以纸张代替金属制造的玩具占有了较大的市场。尤其在1941年,英国设计出版的杂志《Micromodels》盛行一时,其题材以建筑物、船舰、飞机、坦克等为主。随后,英国玩具设计师及商人沃利斯·里格比(Wallis Rigby)将当地流行的纸模型套件带到了美国。由此,纸模型在美国也流行起来。

随着战争的结束,生产供应逐步恢复正常,纸逐渐从成为玩具商青睐的原料中退出,但纸模型并未就此没落。在战后国民经济不发达的东欧,商家投入纸模型制造产业,纸模型的热度也就随之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到了21世纪,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打印机厂商为了达到商业宣传的目的,在官方网站上提供相对简单的纸模型图纸,以吸引消费者;纸模型爱好者也纷纷将自己设计的图纸公布于网络上,供免费下载与交流。

由此,纸模型分为以下两类,一类是商业的,即在市面上销售的印刷品及书籍中的纸模型;另一类则为非商业用的,即运用原创者发布于网络上供交流与免费下载的纸模型图纸,自行打印与制作的纸模型。

虽然纸模型有了一定的发展空间,但在当前大众的认知中,纸模型常常被看作是儿童的玩具、消闲物品,而在日本纸模型艺术家中村开己的创新之下,纸模型在大众认知中平淡、幼稚的形象被打破,传统的纸艺被赋予了新生。

2 纸机关的诞生

在日本,已有许许多多的艺术家在折纸、纸模型等纸艺领域有所成就。其中,纸模型艺术家中村开己的作品十分具有个人特色,在一众纸模型作品中脱颖而出。日本纸模艺术家中村开己于1967年生于日本富山县。在27岁的时候,中村开己受到《纸手工技法百科》一书的影响,对玩纸的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此踏上了纸艺之路。到了2000年,中村开己正式开始创作折纸手工品,由学习他人的方法到进行原创设计的制作。但在这一阶段,他的作品还未形成一定的个人风格。直到2003年,通过参加一次艺术市场展览,中村开己被前来参展的人们在接触纸模型制作后所表现出的快乐所感染,萌生了“将快乐融入作品”的想法。自此以后,他的作品风格产生了鲜明的变化。至2008年,中村开己从公司辞职,成为独立的纸手工艺术家,以“创作只要看一次就令人无法忘记的作品”为宗旨,展开相关活动,创作了各种各样生动有趣的纸模型并出版成册,为人们带来快乐。

在纸模型创作的过程中,中村开己运用橡皮筋、硬币等小零件,将“纸张”与“机关原理”相结合,创作出“纸机关(カミカラ)”模型,使“活起来”的纸模型展现在人们眼前。他的代表作品有企鹅炸弹、咬人的信封、桃太郎、翻跟头的小兔等(图2.1)。这些作品都巧妙地结合机关原理,通过对纸模型加入小零件,结合力的作用,使原本静止的纸模型动起来。

以最有名的作品企鹅炸弹(图2.2)为例,中村开己选择了大众喜闻乐见的可爱动物作为外观,运用橡皮筋收缩的特性,通过摔打对企鹅纸模型底部的结构产生一定的作用力,使底部的卡扣放松、橡皮筋回弹,呈现弹跳的动态,实现纸模型由扁平到立体的转变。正是这种“纸机关”的诞生,使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凭着生动有趣的外形、创新的玩法脱颖而出,吸引更多的人们进入“纸机关”的世界。

图2.1 中村开己代表作
(由左至右依次为企鹅炸弹,咬人的信封,桃太郎,翻跟头的小兔)

图2.2 企鹅炸弹玩法流程图

3 纸机关构建原理

通过分析中村开己纸模型作品的构建原理,不难看出其设计中的独到之处。

首先,在纸模型的外观上,其形象虽然选择了动物或童话人物,但动物、人物造型的设计却不会给人带来幼稚之感,恰到好处的夸张与卡通化,使作品充满童趣。在颜色的选择上,充分考虑到了这类纸模型面向的群体并非仅限于儿童,通过将高明度、高纯度的颜色与适当的灰色系结合,形成一套色彩体系。再加上后期的处理,使笔触也一同体现在作品上,在视觉上,使印刷品具有了手工制品独有的纯粹、质朴之感。

其次,在选材上,中村开己的纸机关模型主要运用铜版纸,运用其光泽度高与表面光滑的特点,使印刷贩售的作品图纸具有良好的视觉与触觉效果。同时其又具有一定强度,作品在制作过程中不易损坏,制作完成后也可以保存相当长的时间。将纸材结合橡皮筋构成的纸机关,通过这两种材料与力的作用,使纸模型在把玩的过程中能够发出声响。中村开己在纸机关的构建过程中,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五感设计的理念,结合视觉、听觉、触觉,实现了信息的相互联系、交融与渗透。

由整体来看,纸机关的结构设计,使中村开己的每一件纸模型作品都可以被称为一件小小的装置艺术作品。但与此同时,普通大众也可以在步骤图纸的引导下,DIY纸模艺术家的作品。由此,专职艺术家与普通大众之间的界线被消除,人人都可以成为玩纸的艺术家,体验纸艺的魅力与乐趣。中村开己的纸机关构建,不仅是让静止的纸模型动起来,同时也实现了这过程中人与纸之间的互动,让设计有温度、有生命力,充分地体现了设计者的智慧与设计为人的本质。

4 纸机关构建的快乐世界

要将普普通通的纸玩出花样,并且使人们见一次便再也不忘,这并非一件易事。而中村开己通过将快乐融入他的纸模型作品之中,从生理与心理两方面,用纸模型结合机关原理为人们构建了一个快乐的世界。

4.1 生理方面的快乐
在生理方面,中村开己的作品从人们的视觉体验、触觉体验、听觉体验这三方面入手,将快乐融于作品。

首先,在视觉体验上,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选择了企鹅、猫、兔子等小动物,或是灰姑娘、桃太郎等童话故事中的人物,这类为大众所熟知、易接受的形象作为原型。通过与绘本作家立本伦子的合作,对所选的形象加以艺术处理,使其更加卡通、可爱,为大众所喜爱。此外,纸模型运用了较为鲜艳的色彩,大多数以高纯度、较高明度的色彩为纸模型着色(图3.1)。在色彩基础上,结合铅笔、蜡笔的笔触,将色彩、自然肌理与质感[3]在平面上进行形象写实,在视觉上给观者以“真实”“生动”的感受,为观者带来视觉体验上的快乐。

图3.1 中村开己纸模型的色彩表现

其次,除了双眼所见,在制作纸模型、与纸模型互动的过程中,最多的即为触觉感受。中村开己的作品使制作者在制作过程中,通过触摸纸张,获得纸张的肌理、质感等触觉体验。使制作者由剪、切、折等动作,体验平面的纸部件组合成为立体纸模型的过程;通过挤压、弹、按、摔等动作,同平面状态的纸模型互动。例如通过按压,使鱼形纸模型摆动尾巴;通过挤压,使兔子纸模型摘下大灰狼的头套,露出真面目;通过拉扯,使藏于信封中的鲨鱼纸模型咬住手指;通过摁下鳄鱼纸模型的背部,使其张开嘴露出青蛙纸模型。(图3.2)由此实现其静态与动态间的、平面与立体间的转变,由此在获得触觉体验的同时收获快乐。

图3.2 中村开己纸模型的互动表现

最后,虽然听觉体验在制作、把玩纸机关的过程中是十分容易被忽略的一部分,但是声音在为人带来生理方面的快乐的过程中,也起着不小的作用。一方面是在制作过程中,切割或折叠纸张发出的声响,指导制作的讲话声,以及制作者之间的交流声;另一方面,在把玩的过程中,纸机关发出的响声,玩耍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讲话声、欢呼声、笑声等等,这些声音无不在生理方面影响着人们,由此向人传递快乐的情绪。

4.2 心理方面的快乐
在对人们生理方面产生影响的基础上,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在与制作者的互动过程中,进一步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带来快乐体验。

对于动手制作纸模型这一过程,无论是独立制作还是团队制作,在制作完成后,都能够获得成就感带来的喜悦与满足。由制作实现感受的获得,充实了人们的心理需要。一方面,制作者自身在制作纸模型的过程中、或是帮助他人制作的过程中获得自我认同感,达成了心理需要的满足;另一方面,制作者与外界的交流过程中,收获的赞许等外部评价也带来了心理上的快乐。通过过程中的分享,促进人际间的沟通,提升自我的洞察力,培养同情心、责任感等,学习从施与受中取得心理的平衡[4]。在中村开己设计的纸模型中,不仅包涵纸模型制作过程中常见的剪切、折叠、粘贴等步骤,还附加了对橡皮筋、硬币、纸卡扣等这类辅助实现机关原理的零件,与主体部分的组合步骤。这使得纸模型的制作过程不再是简单的折纸、粘贴部件这些体力活动,让思考如何组装“纸机关”这一脑力活动,也加入到了制作过程中。这就使制作纸模型的过程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在完成纸模型后能够获得相对更多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其次,制作者可通过挤压、弹、按、摔等动作与纸模型作品互动,使纸模型变形或是结构解散,运用这种“破坏”打开宣泄负面情绪的窗口。这一过程与布洛伊尔于1880年在对安娜O的治疗过程中,受到启发而首创的宣泄疗法[5]有一定的相通之处。主要通过发泄被抑制的情感,以缓解或消除消极情绪,获得解脱感与轻松感。相比儿童,成人对于发泄负面情绪的需求更大,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为此提供了充足的条件,使成人也能够在纸艺中获得快乐、发泄负面情绪。

此外,通过完成中村开己设计的纸模型的制作,制作者达成了一定意义上的自我实现,由此获得了高峰体验。再加上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的设计,使纸模型由单纯地满足功能需要转向追求多元化审美、情感意义的表达,表现出良好的人性化特征,使制作者在制作过程中获得美感的体验与满足。

5 结语

纸材的易获取、柔韧性与多变性,通过人的脑、眼、手的合作,无疑可以产生无限的可能性。中村开己的“纸机关”作品正是利用这份可能性,凭借其机关结构的设计、创新独特的玩法,以及对人的生理、心理上的影响,引领人们进入快乐的纸艺世界。

结合游戏心理学的“快乐动机”原理,中村开己的纸模型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辅助儿童通过手工满足心理需要、完善自我认知。“纸机关”有一定的可能性运用于儿童美术心理发展课程APDP[6]中,辅助儿童心理治疗。让遭受重大创伤事件的儿童、创伤心理无法自然愈合的儿童、创伤生理造成困扰的儿童等特定儿童群体,通过纸模型的制作,尝试建构、解构、重构,达到一定的治疗作用。

此外,中村开己所设计的“纸机关”,在其他设计领域中也存在着更大的发展空间。除了在包装设计、书籍设计中以实体的状态呈现,为包装或书籍增添趣味感以外,“纸机关”的形象也存在着应用的可能性。结合数字化处理,使“纸机关”的形象成为视觉元素,应用于视觉传达设计中的图形图案设计、海报设计、插画设计等方面,使中村开己作品中的“童趣”有机会在更多媒介上呈现,给人们带来愉快。

再者,轻便、环保、价格较低的纸材,结合中村开己设计中的机关原理,也可能运用于工业产品、公共艺术装置等方面,实现纸艺与生活的融合,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便利。

中村开己的纸艺作品,通过其对机关结构的巧妙设计、制作与玩法的创新,将情感交流与技巧相结合,为传统的纸材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使纸模型获得了新生。当前是信息时代,数媒技术的发展不应当意味着传统材料、文化、形式的消逝。纸艺作为一种能够使人陶冶情操、净化心灵的艺术,使人在与纸接触的过程中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文化内涵与情感。在电子数据大量影响下的今天,与人接触的实物则更为重要,实物带来的仪式感、质感等都是电子产品与电子数据无法替代的。正是通过对传统的解读,结合创新设计、融合情感交流,使中村开己的“纸机关”一跃而起,以传统的形态、崭新的形式,为人们构建纸质的快乐世界。


【参考文献】
[1]陈娆,陈虹君,蔡静怡.纸艺及其衍生品的创新与应用[J].大众文艺.2018,(13),p245~246.
[2]宋硕,张旭.中日纸艺发展分析[J].艺术品鉴.2019,(03),p118~119.
[3]于帆,陈嬿.仿生造型设计[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5.p83~90.
[4]陆雅青.艺术治疗——绘画诠释:从美术进入孩子的心灵世界[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3.p213~217.
[5]常逢锦.弗洛伊德对宣泄法的扬弃[J].科技经济市场. 2006,(11),p363.
[6]林昆辉.儿童艺术治疗心理学[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p123~140.


作者简介:夏寅之,生于1998年,女,深圳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视觉传达设计。
指导老师:张小华,深圳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访问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