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基于历史学时空观念的环艺毕业设计教学思路

摘要:针对国内高校环艺专业设计史论与实践教学少有交集,难以形成良性运转的专业课程生态关系等现状问题,文章尝试将具有综合性与跨文化研究特性的毕业设计教学,作为改革“史论、实践两张皮”的实验场。提出:“将连续、整体的历史学时空观念及其方法逻辑,引入拟定选题、文献资料解读、场地调研取证以及整体设计规划等毕业设计各阶段”的教学思路。引导学生就毕业设计命题进行历史溯源与当代思考,将设计史论的知识学习上升为设计思维与史地维度认知力的训练。
关键词:历史学时空观念;环艺专业;毕业设计;教学思路


一、环艺毕业设计特点及问题的缘起

对于学生而言,毕业设计是对本科专业学习的总结与提升,属于学时较长的综合实训课程;对于教师来说,它是聚焦高校专业教学的目标导向,呈现教学观念与方法的最终环节。环境艺术专业的毕业设计教学,意在引导学生运用四年所学知识与实地调研、实习经验,完成教师拟定的设计课题。在这一过程中,教师需引导学生超越环境空间的物质层面,思考人、物质文化、精神文化与制度机制文化的整体关系建构,从而提升学生综合、深入处理问题的能力。

然而,高校扩招以及争相兴办环境艺术专业,促使该专业的“应用性”目标定位更加明确,以便高效接轨已经普及化的高等教育和设计市场需求。这直接导致不少本科高校的环境艺术专业出现两大方面的教学问题:一、设计史论类与实践类课程的总课时分配不均。大量史论类课程被“砍杀”或被大幅度压缩课时,而诸多设计实践类课程的种类却不断细分,课时、学分显著增加。二、设计史论类与实践类课程少有交集,难以形成良性的专业课程生态关系。例如,设计史论类课程较少引入实践环节,而实践类课程又缺少史地维度的教学视角。

鉴于此,笔者尝试在课时跨度将近一学年的教学环节——毕业设计中引入历史学认识论和逻辑方法,旨在藉由设计课题展现历史思维的意义与价值,“以历史为媒介开拓新的手段和途径来扩展学生的设计思路。” 。

二、连续、整体的历史学时空观念

历史学研究涉及两大内容:其一,是对史实、史料的梳理与考证;其二,是以史实为依据,从历史观、历史认识和逻辑思辨入手进行历史诠释,并试图形成同当今物事关系的理论建构。因此,历史学研究有助于对历史上的设计现象与当今设计问题进行系统的批判性解读,有利于为个人提升设计认知力、创造力,提供思考工具与解析方法。

此外,美国历史学家William McNeill在《世界史》中,提出以文化圈作为分析历史的核心,研究不同时期各文化圈发展、演进、交流、灭亡的过程,从而形成跨时间、地域的世界史观。 这是一种基于多元文化共生的世界主义,它启发研究者正视全球与地方文化的隔阂,把握中外设计的关系脉络,力求在科技全球化同场所精神地域化的交融中,推动设计发展、创新。

在追溯源流、演变,以及思考未来的这种连续体认识论的基础上,在将东西、古今、区域、类型等视为理应对比、关联研究的一种整体性时空观念基础上,教师引导学生就毕业设计命题进行当代思考,有利于学生将设计史论的知识学习上升为设计思维的训练。

三、以历史学时空观念引导教学思路

连续、整体的历史学时空观念,引导了从拟定选题、文献资料解读、场地调研取证以及整体设计规划等各阶段的毕业设计教学思路。

(一)拟定选题阶段
尝试将历史、哲学与当代设计相结合,锁定“形式寓意与符号学范式,风土叙事与场所范式,新旧转化与类型学范式,地域建造与建构范式,以及历史主义与拼贴范式”等人文社科理论学说和设计史论叙事专题,形成以“设计演进的史地维度,设计原型与现代转化,中外设计关系脉络,以及设计的时间、空间、社会关系脉络”为思辨主题、实践方向的毕业设计命题。

择取笔者近五年的毕设选题为例:《基于特定历史时期的新中式系列设计(餐饮与办公空间)》旨在回应“传统设计要素”无序混搭的当今设计问题,要求学生采用设计史论研究视角、思维方式与美术考古研究方法,助力设计实务中的问题分析、原型考辨与设计要素推衍。《民国名媛主题民宿设计研究》需要从民国名媛的身份特征切入,引发学生思考民宿缘起、发展中的女性意义内核,再以民国名媛日用陈设与起居空间特点为基础进行设计实践。一方面再现民国名媛们的女性主体意识,映现其置身的民国政治、社会、文化脉络;另一方面,回应当今男女平权的价值诉求,以及大陆民宿产品单一、民宿产品类型细分度较低的现状问题。此外,如《ART DECO风格单身女性公寓室内设计》、《唯美穆夏主题餐厅室内设计》、《“八零年代”怀旧情结轻食餐厅室内设计》等选题,均以“提升对中外设计关系脉络的把握力,对设计的社会、生活实践与精神属性的分析、表达力”为旨归。(表1)

(二)文献资料解读阶段
在设定、分析选题题旨的基础上,提炼出连构传统、现代关系的研究专题,搜罗适合本专业学生学习特点的文献资料。这些文献资料既梳理了设计史实,也不乏批判认知历史及对当今设计实践的丰富思考。在这一阶段,引导学生重点认知、分析两对关系:一、个案和背景文脉。深入解读前现代、现代、当代设计史经典叙事,把握设计演变及其关联域;二、文化趋同和异质交融。梳理“保持文化多样性的同时认同民族身份”的设计演进过程。

以毕设选题《ART DECO风格单身女性公寓室内设计》为例,根据选题性质:“批判解读历史基础上的设计实践”,笔者首先引导学生将ART DECO风格纳入现代设计史的背景文脉中,形成阅读、研究专题:“影响ART DECO风格的历史因素、物质基础与时代思潮”;再从现代性与文化传承,世界主义与民族国家等二元碰撞、博弈中,产生阅读、研究专题:“殖民主义与民族主义背景下的近代中国ART DECO风格”;最后,回应毕设选题,引入后现代时期的女性主义社会学,研究一八七零年代以后的法国女性主义传播近代中国都市,影响到ART DECO风格的女性审美表达,并进一步影响到当代中国住居中女性身份建构的历史过程。在此基础上,形成阅读、研究专题:“近代中国ART DECO风格的‘女性絮语’在当代住居中的表述”。(图1)

图1毕业设计《ART DECO风格单身女性公寓室内设计》中的历史认知与阅读专题

图1 毕业设计《ART DECO风格单身女性公寓室内设计》中的历史认知与阅读专题

(三)场地调研取证阶段
形成研究专题、解读文献资料是基础,投身现场、调查取证则为环艺毕业设计深入实践创新提供依据。

这一阶段需要以破解“精英主义的叙事神话”为前提。所谓“精英主义的叙事神话”,即:“以设计师为中心,追溯‘天才或先锋派’指挥棒从一位伟大的设计师手中传到另一位,伴随着一连串的成就。” 这种神话设计师的立场源于对艺术家神话叙事的模仿,始作俑者可能是尼古拉•佩夫斯纳的《现代设计的先驱》。佩夫斯纳“遵循线性的进步史观,从复杂多元的时代截面图中抽取出‘唯一重要的元素’,为现代运动的建筑和设计建立起一套历史谱系,创造出一群‘英雄’,他们凭借个人的创造力,使设计摆脱风格危机和商业罪恶,演化出‘形式追随功能’的现代主义。” 这直接导致设计叙事脱离了生活现实,生产过程被贴上“低劣”标签,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实践被认为不值一提,最终,设计师这个“重要的元素”被供奉在神坛上接受大众的顶礼膜拜。事实上,设计师在设计流程中的真正作用是一位“调解者”而非设计全过程的“控制者”。他通过设计赋予物品意义进而影响到生产与消费,但是消费者如何使用物品及其日常生活实践,会反向影响物品意义,甚至再造出物品的新意义。

基于此,深入空间使用者的日常生活,调查、记录他们的行为习惯、言语动作及其在现代生活中的变化与调适,便有利于破解设计师神话,呈现使用者日常生活实践同现代设计实践之间相互影响、相互塑造的关系。以《“八零年代”怀旧情结轻食餐厅室内设计》为例,笔者引导学生进入建造于八零年代的居住区,体验自八零年代延续至今的场域环境,采访八零年代正值青壮年而今已步入老年的居民,从中了解他们当年的惯常活动与日常生活方式,记录他们对当年家庭生活用品与起居环境的回忆。在此基础上,思考当代轻食餐厅的成因、社会意义同民众过往日常生活实践的关系,以及如何依据民众“惯习” 的当代嬗变,形塑轻食餐厅空间环境。(图2)

图2基于民众日常生活实践的场地调研

图2 基于民众日常生活实践的场地调研
(一排左:依据生活诉求,居民自发改建民宅垂直交通与空间格局;一排中:居民的自发建造改变了传统民居的屋架与立面结构;一排右:村居田亩种植形态。
二排左:传统村居的洗涤台;二排中:民众社交行为与公共文化活动;二排右:充满生机的公共生活与文化空间。图片出处:实拍。)

(四)整体设计规划阶段
整体设计规划阶段需要设计者依据现存问题,藉由缜密的逻辑方法与谨慎的经验观察来构想设计策略。这其中,借助美术考古与建筑类型学研究方法,形成历史、现状与未来的逻辑推衍过程,将有助于学生强化“连续、整体的历史学时空观念”,实现“将设计史论课程知识转化为设计思维与方法”的教学目的。

作为美术学与考古学的一门交叉学科,美术考古不同于常见的基于生物类型学的考古,它的复杂性在于既要关注遗迹、遗物背后的物质生产机制,还需聚焦审美意识、社会制度、时代思潮等精神动力。美术考古的类型学研究方法主要应用于造型艺术研究,它将器物、纹样、遗迹进行分型分式,厘清功能、工艺技术与审美意识影响下的样式演变过程,通过梳理纵向发展、进行横向联系,构成完整的发展系列。同时,每一个阶段的样式发展过程都要置于总体发展谱系中去研究,从而使器物、纹样、遗迹研究由轻信古史传说、感觉臆想上升到系统的科学研究。美术考古分型分式、注重祖型及其演变过程的研究策略,对于整体设计规划阶段的研究对象溯源以及原型特征考辩来说,具有重要的方法指导意义。

此外,规划设计策案时由历史原型特征而现代演绎的过程,也回应了追溯演变、展现事物连续性的历史学时空观念。这时,涉及另一种研究方法及理论——建筑类型学。建筑类型学触及“原型”、“变体”两个主要的概念议题。《对建筑类型学及其方法论的浅识》一文显示:“原型”是变换的根本,代表建筑的深层结构,是同一种群的集体记忆,是生活方式、历史事件在人脑中的凝聚和沉淀,也是对使用者日常生活实践的再现。“变体”是在结合具体场所进行方案转换的过程中,将抽取出的“原型”进行组合、拼贴、变形,创造出既尊重群体记忆和“惯习”,又能适应人类社会发展的新形式,从而建立起良好的历史与现代关系。 (图3)

图3 以传统民居的创新设计为例,演示:以建筑类型学为理论基础,连构建筑传统与当代形式的过程。
1、在鱼龙混杂的传统民居形式中,遴选类型,提取范式;
2、在传统民居范式中,去粗取精,提炼与集体记忆相关,传达传统民居深层结构的要素——原型;
3、通过组合、拼贴、变形,由原型衍生出多种变体,创造出尊重群体记忆,又能适应人类社会发展的丰富多彩的新形式。

以《基于特定历史时期的新中式系列设计(餐饮与办公空间)》为例。首先,整理调研取证资料,分析新中式设计现状问题:1、新中式之“中”的历史特征不明显,混搭历史要素的情况较严重;2、新中式之“新”的手法简单化,直接将所谓的中国传统设计要素“拼贴”进现代空间。其二,围绕研究选题、解读文献阶段所拟定的历史时期:秦、宋、明、民国,借助美术考古研究方法,提取对应历史时期的原型造型特点,研究原型背后的样式发展谱系。需要说明的是,所择取的历史时期往往更强烈地牵动了中国设计文化生态的转型。其三,基于建筑类型学研究方法,通过简化原型的造型要素,变换原型的制作材料,重构原型的空间组合关系,以及延续历史原型所依托的自然观、结构观与文化象征涵义等方式,推衍出历史原型在现代餐饮与办公空间中的变体。围绕上述各历史时期营造出的系列新中式空间,旨在呈现设计史剖面的当代镜像,从史地维度探索当代设计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图4)

图4历史原型的现代转译——以“宋•宋风雅韵新中式办公空间设计”为例

图4 历史原型的现代转译——以“宋•宋风雅韵新中式办公空间设计”为例
(图片出处:指导学生绘制。)

四、结语
一方面,全球信息化时代在为大众带来多样化、分散化、个性化信息的同时,也导致大众信息认知的碎片化与浅表化。在这一时代环境下,受到较系统的美术训练却疏于养成文化素养的环艺专业学生,势必对批判认知时代问题和自觉阅读历史文本,产生更大的抗拒。另一方面,环艺专业横跨科学技术、人文艺术与社会历史的专业特性,要求学生须注重史论学习与生产实践的结合。但是,为了应对狂热的市场需求,当今中国高校的环艺专业教学与人才培养计划,尚无暇顾及设计史论教学在丰富设计思想与创新实践方法时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对此,单方面寄望设计史论课程教学改革,来缓和史论、实践两张皮的内在矛盾,似乎无济于事。

鉴于此,聚焦环艺毕业设计学时长、综合性以及超越环境物质层面的跨文化研究特性,将毕业设计教学作为改良设计史论与实践教学生态关系的演练场。教师尝试将历史学连续、整体的时空观念,深入使用者日常生活实践的调研取证,由现象而本质、由个案而背景文脉的认知模式,以及基于美术考古与建筑类型学的方法逻辑,融入拟定、分析选题,文献资料解读,场地调研与整体设计规划等理论、操作环节。力求将单向度地传授设计史论知识,转化为对学生设计思维及对当代设计问题之史地维度认知力的训练。或许,这一教学措施可以为国内高校环艺专业教学改革,提供有益的补充与可行思路。


参考文献
[1]汪晓茜.历史之翼-2005世界建筑史研究和教学国际研讨会述评[J].华中建筑,2005(23):1-4.
[2]蔡荣任.放宽建筑史的书写[J].建筑学报(台湾),2017(07).
[3]常青.历史-理论-范式——“建筑学硕士”专业学位课程-“建筑历史与理论”教学大纲[J].建筑师,2019(04):19-23.
[4]WALKER J.Design History and the History of Design[M].London:Pluto Press,1989:63.
[5]黄虹.论日常生活在场的设计史教学[J].美育学刊,2018(01):36-41.
[6]BOURDIEU.Distinction: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M].London:Routledge,2010:165-7.
[7]刘晓宇.对建筑类型学及其方法论的浅识[J]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01):46-49.
[8]《设计》杂志编辑部.环境设计教育变迁[J].设计,2020(13):1.
[9]《设计》杂志编辑部.跨学科设计[J].设计,2018(14):1.
[10]林楠.新中式:来自产学研的共同探讨[J].设计,2018(14):86-91.


作者简介:
陈晨,女,金陵科技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设计艺术历史及理论研究,建筑文化研究。

注:本论文已发表于《长江丛刊》。